•  

    推荐腐女阅读——《沉秋》by 心字成灰

     

    在很久之后的现在,我终于可以安静而不偏不倚地写下关于沉秋的点滴感动。

    看到《沉秋》的时候是在一年之前,也是我所接触过的第一篇生子文,应该说,正是《沉秋》给予并奠定了我对生子文的全部正面形象,并且决定坚决地维护它们。

    有朋友曾经跟我说过她对生子文的看法,认为是对同性之爱里最大的亵渎,因为同性之爱的最大艰难且散发光芒之处,即在于不管后代与世事如何,也要爱到彻底的决绝。

    诚然她的观点让我无可否认,但我想生子文所存在的意义,是许多腐女子心中美好企愿与现实血脉延续的矛盾冲突后的产物,这不是所谓的亵渎,而是一种对现实结合改变后遗留的希望与坚持。

    人毕竟是一种满怀期望而又有着小小贪婪的动物,鱼与熊掌纵使不可兼得也要在另一层面上令现实妥协。

     

    但是,生子文与其他分类一样,都有着优劣之分,虽然其最大看点都几乎相同,即在于对于孕育过程的艰难,以及人情冷暖世事变迁对于主角的磨难,直至最终战胜了一切,无论是HE或者是BE,都是如此。

    有的文是为虐而虐,有的文则是仅仅为了怀孕时的H过程,在我看来,这些不是不可以,但是却注定了只能沦为一流之下,纵观在众文中脱颖而出的生子文,总是有许多可取之处。

    例如十世大人有的文在情节设置上,会给人一种可读感,而且后期的文比起初期的文的确有进步,或者是APPLE大人的文,总是给人一种温暖而留恋的感觉,无论情节还是情感的把握之上都很不错,甚至让人有重读几遍的想法。

    而这篇《沉秋》,确实可以称做生子文中的精品,总观全文,其文笔的流畅与大气,其人物的生动形象,其情节的循序渐进推波助澜,其结局的荡气回肠,乃至番外的收尾将全文推上感动的最高点,无疑都是让人难以忘怀的。

    当我流连于其行文之中,一位温文尔雅,胸怀大略,在柔和之中间夹着决绝与坚定的男子林层秋的形象,就这样跃然纸上。

    在我感动与他与炎靖的爱情之时,也同样为他的家国之思所感动。

    他的一生可以说,是为了炎靖以及他所领导的国家而绽放,直至凋零。炎靖对他的感情深厚却如同世上所有的爱情一般,在猜忌彷徨之下如同最脆弱的肥皂泡一般,一戳就破,但就是在不断被误解与无奈之中,层秋的爱却是一直如同最朴素却又最华美的蒲苇,柔软却是最为坚韧,如水一般连绵,无可断绝。

    就是在这些一来一回的剧情改变之中,他的爱仿佛璞玉般逐渐被抽丝剥茧,打琢雕刻,散发出柔和而明丽的光线。

    有时候一个人的坚强,并不是所谓刚直,上善若水,也是一种姿态,更是一种智慧。

    我很少喜欢一个小受,但层秋不同,他让人心疼,让人折服,更让人钦佩。

    炎靖总觉得在天下与他的天平上,层秋选择了天下。但当年这样的炎靖是何其愚蠢!他的天下是他帝王的价值所在,当天下崩坏之时,作为一个帝王,又有何存在的意义呢。

    这样的层秋太通透,在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寂寞之中,在对炎靖的爱里,他一个人孤独的行走,纵使两情相悦,却仍旧是踽踽独行。

    这是一种命中注定。

    他的爱埋地太深太厚,在现实的无奈与迷雾之中冲撞不休,直到体无完肤头破血流。

    但好在后来的炎靖终于能够领悟到层秋的爱,也算对读者的差可告慰,他的成长,是林层秋用生命所铸就,就像是最华美的剑,需要融入铸剑师的生命与骨血。

    他们的爱是对现实的抗争,同时也是对所谓权利与爱情的控诉,借助以生子的形式,具体而微地表现了出来。

    作者巧妙地并没有将矛盾设置在男男相恋的矛盾之上,而是站在更高的角度,将两人的爱情与责任乃至天下苍生所相连,这几者并非不相容,但却因为人性的阴霾与欲望的争夺而被动地变成了一种对立的命题。

    爱恨难两全。

    明知道也要向下跳,因为这就是他们最好的结局。

    生命逼仄,而爱情却要在这逼仄里划开一条冗长的河流。

    欲罢不能。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就像是在征文的主文中大人所做的介绍一样,我同样惊异于为何此文的知名度不高,归结起来大概有两个,其一是其结局的悲剧性,其二是作者的少产,心字成灰大人的文,大概就这一篇了。

    悲剧的意义所在,即是通过一种对美好的毁灭而达到使人对美好产生留恋,从而使作品达到无法企及的艺术高峰。

    但人性如此,大家所爱所求不过平安喜乐,而当真正触碰到内心与灵魂的痛时,却又退却了,我也是如此。

    当年看《沉秋》,是按错了掉进去的,但我仍然庆幸,庆幸我的选择出现了错误,而让我没有错过这篇《沉秋》,我坚信它的价值,也相信它虽然沉寂,却一定会悄然地流传下去,不会如一夜昙花般,灿烂一时,凋谢一瞬,它一定会默默地感染感动所有能够有幸看到,品尝到这场爱与愁的盛宴的所有人。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样简单的愿望却是达不到了,庙堂之高,江湖之远,那些年少的梦幻永远地停止在那一天,他的爱与恨被埋葬起来,成为千古一帝时,那人已经渐行渐远了。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   

        推荐阅读——《风雷》 by 风起涟漪

     

        在《画心》的曲调里。我终于看完了《风雷》,而在这篇长文之中,究竟有多少的泪与叹,事实上已经无处可考,但这篇作为风起涟漪大人封笔之作的文,在我的眼中却也早已超越了单纯意义上的耽美。

        我可以清晰地看到权利、亲情、爱情、自由、良知、自由、信任在这群被金线所包裹的龙子皇孙面前缠绕着他们,令他们逃脱不得。

        所以,这篇文最难能可贵的就是,即使是在权谋与死亡的阴影之中,仍然有着人间的真善美。

        也就是说,《风雷》的主人公们,并没有如同时下许多无良而自私的主人公们所虚幻出来的所谓心狠手辣的那般幼稚。因为这些这些自私的主人公们的所谓的杀伐决绝,只不过是于上位者因为天生的权势或者力量而肆意妄为,自以为呼风唤雨的可笑之举罢了。(相信某风,某风绝对不是有所指代,请不要对号入座)

    那些将弱小生命、真与善肆意抹杀的所谓“暗黑”,不是苍白而可笑的吗?虽然初看时,能有种与文中主人公一样肆虐的快感,但细细品读下来,确实空洞而味如鸡肋的。

        我想,一个人真正的强大,不是以对弱者下手来衬托显示出自己所谓的力量与随心所欲的惬意,真正的强大,是对自己力量的克制隐忍与约束,是为了梦想,甘愿对抗更强大力量与势力的坚定勇气与毅力,以及随之所迸发出的智慧与能量。无论这梦想是什么,到底是可能或是幻影,都是一种极至的美。

    或许人各有志,但我宁愿做痛苦的人而不愿意做那快乐的猪。

        《风雷》整篇都是在矛盾与冲突中进行的,无论是李惊璇与李惊滢间的情劫,是与皇帝间的种种是李惊滢对李惊鸿信任与不信任的所有,甚至是与炮灰李惊涛,反派李惊海。这些矛盾冲突都是无处不在的。

    而我喜欢的人物,或许不是深沉而将爱藏于心中的李惊璇,他藏地太深,而这份他自己说不出口的爱恋,又太过于后中,急务要将他与李惊滢压地尸骨无存。

        或许也同样不是本性纯粹向往自由的李惊滢,即使为了活下去才学会了狠毒,即使是为了爱情而不惜姓名,但那份为了自保而平添的多疑,乃至性格中的优柔寡断,都为他减了几分颜色。

        但不容置喙的是,这些都是风起涟漪大人的出彩之处,她充分地把握住了人性的发复杂,使得每个人都是那么的鲜活,而不是简单平面的二维任务。

        他们有血有肉,有笑有泪,一切的一切,无论是情感还是情节的进行与转折都是那么的自然。

        特别是文章的后段。

        李惊璇的执念,李惊滢的痴心,李惊鸿的重情重义,乃至皇帝的矛盾与苦楚,一生都不得解脱,全部都跃然纸上了。

        那些人物无论优点与缺点全部都融会贯通,一环接着一环紧密相扣,缺一不可。不禁再叹作者功力之深。

        兄弟之情,父子之情,爱人之情,夹杂在灰色的阴霾里,那么美,那么纯,澄澈地仿佛不真实。

        人生自是有情痴,而他们的挣扎,他们的徘徊,他们的迷茫,是一首对人性的赞歌,也是对他们自身未曾泯灭的情给予的最高评价。

        我最欣赏的人物,便是李惊鸿了。

        这位沉默寡言的帝王,幼时便因被下了毒,原本再说不出口,却凭着坚毅的心顽强地盛了过来。(某风猜测是运动性失语症,大脑皮层S区受损,表达困难,仅能口吐单句,或是感觉性失语症,言不达意。)

        而这一切又是怎样的奇迹呢?

        他对于兄弟的猜忌不予理会,却又又一次次的舍命相救。他拥有帝王的权势,却顾及着父皇亲情,让他做一个即使拥有太上皇之实却可以行使皇帝权利的帝王。

        他明明那么的沉默,什么也说不出口,却又心如明镜。

        有人说他抢了主角风头,但我不这样认为,如李惊鸿这样的人物,在哪里都绝对不可能被人的风光所湮没,而《风雷》也因为有了这样一位人物,而更加的流光溢彩。

     

        想说地太多,比如说想为皇帝平反,想写写沉江,想写写看完《风雷》,再看《篡位吧!》和《一箭双雕》时,那些因为快乐如小白时,涌起的无法言语的辛酸……但粗略一看,这篇原本计划八百搞定的评论已经一千五了,那么,就此搁笔吧。

     

        此文,献给可能无法再看到,再也不写耽美的风起涟漪大人,也献给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的一个耽美之梦。

        愿它长长久久,愿它放出光彩。

        希望有更多如《风雷》一般出色的作品,以飨观客。

     

     

    这篇文,搭配《画心》这首歌来看是相当不错的。歌词也很搭配。

  •     总觉得岁月是悠长而奇妙的物件,只要一长,便能湮没了一切。

    若是老人,就总爱说那句,我当年如何,我年轻时如何,我从前又如何如何。回忆起从前时光的时候,到头来不过是一句感叹。感叹当年的意气风发,感叹年轻时的曲折离奇,或者说感叹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前段时间看了一部小说,各种线索情愫疯狂纠结叫嚣着,后来再如同雷雨一般激烈地落幕。

    在很多时候,江南总是一种美的代名词,江南是一个梦,是一个邈远的心愿。正如少年时候曾经的美好,早经一去不复返了。所以在故事的最后,又回到了许多年前相遇的那个江南,回到了一切还没有开始的时候,总给人意味深长的感觉。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所忆的不仅是江南,而是年少时美好娟丽,澄澈透明的少年轻狂。

    曾几何时,也曾游湖赏春,踏雪折梅;曾几何时,也曾纵情逍遥,把酒言欢;曾几何时,也曾剑舞歌升,吟诗作对。但却也已经是少年时了。

    如果永远将时间停留在那时该有多好,没有时光的流逝,没有光阴的历练,就不再会被生活或者世界折磨得面目全非。

    人生只若初见,该有多好;不谙世事,该有多好;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又该有多好。

    只是当时已惘然。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在时光的河流里被冲刷地失去了最初的模样。才子佳人也化作枯骨,柳绿花红亦终作泡影。

    岁月不待人,也没有什么再会为之而停留。世界依旧延着既定的方向湍湍而行,仿佛一条绵长的河流。

    记得曾经看过一句话,人们总在前半生憧憬后半生,又在后半生怀念前半生。是不是只有失去,才懂得珍惜呢。这又或许是人们的共性吧。

    实例太多,已经数不清楚了。而世界上,唯一没有的是时光倒转,即使时光逆转,我们也还会那样选择,不是么?神已经看透了这一点,所以总是站在天空的尽头拈花微笑,看人世间云卷云舒,爱恨情仇交相辉映,纠缠不清。

    人不能太贪心,否则什么也得不到了。或许到最后的时候,只剩下浮生所积淀下的年轮,一圈一圈镌刻在自己的身上,只剩下苍老,只剩下回忆。

    年轻时的梦想就像是一层层抽丝剥茧的蚕蛹,时间每过去一点,就被抽离一些,到最后就变得什么也没有了。

    也只有叹一句,可怜当时已惘然了吧。

  •  

        毕淑敏说,人们对于生命比自己更长久的物件,通常报以攻击和仰慕。对于活地比自己短暂的的东西,则更多轻视和俯视。在这种厚此薄彼的好恶中,折射着人们对于时间的警卫和对死亡的慑服。

        而我则想起一个词语“浮生如梦”。人生于人们而言太短又太长,它宛若漂浮在水中的跑摸,飘渺而又似梦境般不真实。

        人们需要一种实质的内核,以使得人生于自己而言显得更加真实。

        人生在世,莫不是走马观花地在这世间走上了一趟,总要留得一些纪念来祭奠逝去的时光,以此证明自己曾真正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所以我更倾心于那些文化底蕴与祭奠意味浓郁的地方。当我游历其间,才感觉到所谓汗青流失的真实。

        我走在被称为“走马街”的家门前,想起曾经进士及第的马队敲锣打鼓在这条如今已是幽深的小街上穿行而过的场景,太飘渺,而又太如梦如幻。而曾经的家喻户晓,如今亦连姓名也不再被一一提及了。

        时间的河流太长,湮没了路经的繁华。

        我亦想起在一堂课上,大家要“竟拍”自己认为最幸福的事,而我只竟拍了“名垂青史”。当时有同学说,那遗臭万年呢?我说,无所谓了,至少千百年后的人们还会记得,有人,我,曾经在这渺茫而有浩瀚的星空中存在过。而事实上,遗臭万年于我,岂不是更加的不真实么?

        名垂青史是另一意义上的永生。而我明知道人生是白驹过隙,却有是像做白日梦一般地奢望着。

        我是如此平凡,而又如此眷恋这世间的美好,害怕一闭眼便错过了最美的瞬间。

        说我恋世也好,世俗也罢。我不过是入世的俗人一个,三千青丝意指烦恼,而结发于这红尘之中,又是逃离不得。可我的确又是乐在其中,这些,倒是真的。

    人是活不过树的,再长寿的树,也会走到生命的尽头。

        我又有些羡慕蜉蝣,在土里埋藏一年,再进入这美好的俗世,朝生夕灭,昙花一现。我做不到它的隐忍,做不到它的孤注一掷,做不到它的决绝,做不到它的勇敢。

        所以我只有如此平凡,而平凡于我,莫不是一种幸福。

        我要放弃什么,便已成全了什么。

        于我所谓的永生,是否可以被称为精神的不灭呢?

        人的确活不过一棵树,而精神却是非物质的精粹,飞翔于树的上面与时间的尽头。

  •     翻阅手机上的图片时候,又看到了新年的焰火。
        老家的新年总会放焰火,蓬蓬勃勃的一片,剧烈的声响像是热闹的喧响,穿透了夜空的寂寞,震耳欲聋。
        人总是害怕寂寞的吧。所以对夜与生俱来的抗拒总是昭然若示的样子。
        要隐藏什么。要躲避什么。要失去什么。要惶恐什么。
        这是你么。
        清明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日记就是用来被偷看的吧]
        听到的时候就觉得很震撼,那时看日本的漫画或者是小说,都会觉得的确很可怕。恍然大悟似的。原来人也可以如此黑暗呐。总归来说是自己想象地太美好了吧。
        真可笑。
        现在想来,有些所谓的[可怕],的确是过于肤浅的,有什么好可怕的呢,不过是把每个人所想的夸大几倍放射出来罢了。有什么好可怕的呢,本来就是自己原本的样子。难道要去害怕自己吗?
        鬼、犯罪→死亡,以次类推。
        死亡不可怕。可怕的是再也看不到自己所希翼的尘世的美好。
        50亿年之后,我们又是什么。宇宙中的尘埃吗?
        所以说,经历过,就好。